海归故乡情

    发布时间:2018-10-15 13:15:02 浏览次数:116
 

——市政协委员、辽阳市华阳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郑福阳的故事

    我叫郑福阳,今年29岁,锡伯族,是市锡伯族联谊会秘书长、第十四届市政协委员。我除了具有东北人热情、豪爽的性格外,血脉里还有一股锡伯族人固有的敢闯敢拼的劲头。
    高中毕业后,我说服父母,只身来到马来西亚学习金融。2011年学成归国后,我没有像其他海归那样投奔可以拿高薪的北上广,而是毅然回到家乡辽阳。正像艾青先生说的那样: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我爱我的家乡,我要在这片生我养我的热土上实现梦想。
    经过多方考察,我做出了一个常人不能理解的决定,那就是从事与所学专业不沾边、被认为技术含量低、工作环境差的种养殖业。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辽阳市华阳种养殖专业合作社于2012年2月正式挂牌。我查阅了大量有关养殖的资料,最终确定养殖辽宁省畜牧科学研究院培育的豁眼鹅。这种鹅采食量小,产蛋多,抗病能力强,好管理。但是创业的路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在最初的种蛋孵化阶段,我连续3个月一个人待在省科研的孵化室里,忍受着37~38度的高温。孵化室里湿度很大,到处是蚊子,而且晚上也不能休息,几个小时就要起来观察。中途好几次差一点就放弃,每次都凭着毅力坚持了下来。
    让小鹅长成大鹅再到产蛋,单靠激情和苦干还不行。尽管我不断地查资料,虚心地请教专家,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可还是遭遇了几乎毁灭性的打击。一直以来,东北的鹅雏几乎都是销往江浙地区。但在2014年,因政府限制水系周围发展养殖业,江浙地区鹅养殖量锐减,直接导致鹅雏大量滞销,价格直线下跌。看着鹅舍里健健康康、自由自在的种鹅,听着孵化车间里叽叽喳喳的叫声,我既迷茫,又无奈,甚至想到了逃离。就在这时,锡伯族联谊会打来一个电话,告知我有一个寻梦之旅——到新疆锡伯族聚居地察布查尔考察。
    我终于来到了魂牵梦绕的察布查尔,在那里,我第一次醉饮锡伯族人酿制的马奶酒,第一次和我的族人一起弹响“东布尔”,唱起“亚其那”,更是第一次深切感受锡伯族人民吃苦耐劳、坚忍不拔的精神。这种精神像一剂良药治愈了我的脆弱,让我重新振作了起来。
    经过仔细分析研究,我发现四川也是鹅产品需求大省,但是两地相距太远,并且交通不便,运输时间过长,风险极大。经过反复思考,我毅然决定启程去四川,去开辟一片空白的市场。经过三天两夜的艰苦旅程,终于抵达四川成都种禽集散地。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刚到目的地不出一个小时,4万枚种蛋就销售一空。
    之后,我正式与辽宁省畜牧科学研究院达成协议,成为全国唯一一家豁眼鹅联合保种基地,先后参与省科研、沈阳农业大学的多项课题研究,掌握了许多养殖业的先进技术。我们建起了合作社自己的孵化基地,引进了全国最先进的全自动孵化器11台,实现了自繁自养。经过几年发展,合作社社员已扩展到辽阳罗大台、小屯,海城茨沟,沈阳棋盘山等地。每年仅种蛋销售就达60万枚,大多销往内蒙古、新疆、四川、广西等地。社员人均收入超过3万元,在本地率先走上了富裕之路。
    “东布尔”常常回响在我的耳畔,察布查尔之行总在我疲惫的时候给我以力量。我的产业一天天壮大,我的族胞还好吗?我时刻提醒自己要为他们做点什么。这些年来无论多忙,我都抽时间参与民族活动。我先后资助了辽阳县寒岭镇二道河子村家中失火的锡伯族大学生邓安娜、辽阳市一高中16级一班特困学生孙艺轩,以及远在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身患白血病的关雪。
    今年,我光荣地当选为市政协委员,我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更重了。一个人致富不算光荣,让更多的人富裕起来人生才更有价值。在职责和使命的感召激励下,我在灯塔市张台子镇大三界坝锡伯族村投资成立了辽宁金阳农业有限公司,我要以实实在在的行动带动贫困群众早日脱贫,我要让更多的村民分享发展的成果,因为我是一名新时代的政协委员,因为我热爱我的家乡。

    注:东布尔,锡伯族弹拨弦鸣乐器。亚其那,流传在锡伯族民间的古老民歌。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辽阳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280*720及以上分辨率、IE8.0以上,真彩色(32位)  
辽ICP备09026262号-1